咸狸是只咸鱼

扩列戳---2285299420

[星际]黄昏未明【四】

日常排雷


  ◎BE预警


  ◎文笔渣


  ◎未来星际


  ◎星盗洋Vs上校晓


  ◎含有未知雷点


  ◎有私设


  ◎恶友,双道长友情向


  ◎会涉及曦瑶


  

  “蓝曦臣…二哥…怎么回是他……”金光瑶眼神微微有些涣散的盯着从战舰上缓缓下来的那道蓝色的身影。

  “小矮子,你怎么了?蓝曦臣?就是你整天在嘴边念叨的那个?”薛洋看着金光瑶这副模样,心中已然明了,随后嘴角勾起“既然你那么喜欢他,我就把他给你捉来,当你的压寨夫人罢?”

  “……成美,罢了,让我们……迎战吧……”金光瑶说出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悲痛。

  “小矮子?算了,专心迎战吧。”薛洋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降灾,向前一步,挡在了金光瑶面前“小矮子,你可不能给老子出事!”毕竟,我的家人,只剩下你和他们了……

  “…哈…好!”金光瑶笑了一声,坚定的回答道,之后,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恨生,站在了薛洋旁边。

  蓝曦臣和晓星尘一同下来,宋岚则留在船上接应,在他们二人的身后,一队士兵从船上下来,与星盗团的人厮杀在一起。

  “……阿……金光瑶。”蓝曦臣看着金光瑶,笔直的站立在了他的对面,在那个字要脱口而出的时候,换了字眼“你怎会沦落如此……”

  “二哥……阿,不……应该是少将大人,您来,是为了清剿我吧?”金光瑶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回去,我会听你解释的。”蓝曦臣听到金光瑶对自己的称呼,皱了眉头。

  “……不,不可能,这里有我的一切……不可能。”金光瑶眼神中露出一丝悲怆。

  “……那我就只能把你捉回去了……”蓝曦臣脸上出现一丝挣扎,最后还是,提剑而上,向金光瑶刺去。

  晓星尘见状想要上去帮忙,却被薛洋拦住了去路“这位大人,您的对手……是我呢。”薛洋脸上露出着甜甜的微笑,手下却是毫不留情,招招动了杀机。

  “你……”晓星尘看了他一眼,最后开始迎战。

  …………

  不知过了多久,船上不管是蓝曦臣这边的士兵还是星盗团的人都已经只剩几个人倚着墙在微微的出气,生命体征也已经很微弱了。

  金光瑶和薛洋的身上也被划开几道伤口,他们看着那些死去的他们的人,眼神悲怆,他们对视一眼,收了剑,跑去伤员跟前,背起他们向船上跑去,蓝曦臣和晓星尘不会这样放过他们,同样向前追去,薛洋放下伤员,和赶来的晓星尘两人缠斗在一起“,小矮子!走,不要担心我。”薛洋冲着金光瑶大声喊到“不然我们都要死,你死了,他们怎么办!糖糖他们还在等着你回去呢!”

  金光瑶眼中溢满了悲痛,眼角滑下一滴泪珠“……活着,一定要活着,我会回来的!”

  “没问题!”薛洋说着这话,看到金光瑶驾船走后,随手往军舰上扔了一个炸弹,引得军舰停顿了一下,而此时,金光瑶早就没有影子了,蓝曦臣向军舰走去,晓星尘被薛洋缠住。

  薛洋看着他“我就是死也得拉个人和我一起下地狱呢。”说着他抱着晓星尘一起从船上坠落下去,蓝曦臣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END(滑稽)

  放心不会这样完的,我不会承认我真的想过这样就完结(๑•̀ㅂ•́)√

  

  


我:(非常嚣张的把十八万龙门币拍在银老板的桌子上)快!给我脱!
银老板:(无奈的看我一眼开始脱衣服)
我:(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星际]黄昏未明 设定+片段

前段时间因为考试的缘故一直没更,现在还在屯稿,就先把这个设定搞出来了,以下。


    上校校×星盗洋

     BE预警

     曦瑶出没


     大致设定:晓星尘,宋岚,蓝曦臣三人率命领兵去讨伐恶友星盗团。金光瑶和薛洋分别是恶友星盗团的一把手和二把手,恶友星盗团其实是为了庇护收容那些被权势所逼,难以生活的人们,而金光瑶和薛洋劫持的商船上都是不干净的钱,所杀之人皆为恶人。

      两方交战后,薛洋与晓星尘二人打的不分上下,最后一起从船上跌下,船下是一个荒芜人烟的星球,薛洋勉强护住头部,而晓星尘头部却收到重创,他们二人都昏了过去,最后被金光瑶捡了回去,晓星尘醒来后发现自己看不见了(只是暂时的)薛洋便开始忽悠他(详情参考义城),几个月后,薛洋却一不小心沦陷了,但这是候晓星尘恢复了光明,但他依旧装作瞎子,并偷偷向帝国发了信息,最后,帝国大军压境,星球整个被摧毁,无人生还,金光瑶绝望把蓝曦臣的剑插进自己心上,弥留之际告诉了蓝曦臣当年的真相,蓝曦臣崩溃。薛洋被捉,对晓星尘破口大骂,说出了他与金光瑶的努力,还有他喜欢晓星尘的事实,晓星尘大悔,告诉薛洋自己也喜欢他,被狠狠的拒绝了,薛洋自杀……


薛洋背景设定:儿时生活在贫民窟里,母亲为了保护他被权贵活活打死,那个权贵还从他的手上狠狠的碾了过去,使薛洋的手骨尽碎,小拇指被碾成肉酱。他成天沦落到与狗抢食的地步,长大后成为哪里一霸,屠了那个权贵满门,被追杀时时,和同在被追杀的金光瑶一同开创了恶友星盗团。


金光瑶背景设定:母亲是乐坊之人,一只在努力给他最后的,后来,母亲被一个“恩客”从十楼扔下摔成肉酱,他只好去金鳞台去找他的父亲,却被一脚从金麟台上踹下,这时被蓝曦臣和聂明玦看见 ,带了回去,抚养他,后来结拜为兄弟。后来,聂明玦身陨,原因是金光瑶给他的一个香囊让他走火入魔了,金光瑶怎么解释他们都不相信,被聂,蓝两局围捕,逃出后与薛洋创立了恶友星盗团。


“我现在是真的一无所有了阿,小矮子也死了,还有他们,全都没了。”

“你还有我。”

“不,你是我早就失去的。”

“……”

“或,从未拥有过。”

          


我终于也是有银灰的刀客塔了

【杰佣】转发这只锦鲤(希望憧憬中考成功!)

            ●这篇文是送给我的好友 @憧憬(初三中考預備,我要咕咕咕) ,这个小姐姐人真的特别好,各方面都很优秀,希望她中考可以一切顺利,得到自己想要的成绩。

            ●也希望所以即将中考和已经在考试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可以取得自己想要的成绩!

            奈布·萨贝达一名十八岁的即将面临高考的‘普通’高中生,唯一一点不同的是他不是人类,而是一只锦鲤精,没错,就是那种转发就会带来好运的锦鲤。

            作为一只鱼,奈布·萨贝达日常怂猫。虽然自带让别人梦想成真的buff,但是他本身的运气是真的差到爆炸,明明每天小心翼翼的避开猫咪聚集区但是还是经常被各种地方蹦出来的猫猫给吓到,身为一只锦鲤,身上的鱼的味道疯狂吸引着猫往他身上乱扑乱舔,身为一只鱼的本能让他动弹不得,只能等着别人来救他,就这样在猫的摧残下,他坚强的活到了十八岁。
             他原本以为上了高中之后开始住宿,就不会再有这样的困扰了,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他的同学卡尔特别喜欢猫,所以他的未婚夫学校的资助人——约瑟夫先生,为了讨好他,威逼利诱学校,然后让校长学校中引入了一大堆流浪猫…………

             在第五中学的每一天都是极其不安全的,至今奈布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危险的高中,这个遍地是猫的地方,甚至学校里还有一只黑猫精--杰克,最可怕的是,这只黑猫精还是他的同桌……奈布每天都在杰克的威胁下度过,不过,还是有一点好处的,自从杰克在他身边后,别的猫就再也不敢来奈布身边了,奈布衡量了一下被一只猫啃和被一群猫啃的利弊之下,他屈服了,开始过起了‘猫奴’的生活。
         

          “奈布。”杰克坐在座位上看着正小心翼翼一步步从门口挪过来的奈布喊到“你迟了一分钟五十七秒。”

           听见熟悉杰克熟悉的声音奈布瞬间定在了原地,机械般的转过头来,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先生,我今天……”

            “不要找借口。”他还没说完就被杰克打断了。

             “先生,我错了。”奈布慢慢的走到了杰克身边,态度诚恳的开始道歉。

             “错在哪里了?”杰克转着手中的笔,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杰克笑了,奈布瞬间慌张,“我……我我不应该迟到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过来。”杰克收起了笑容。

              奈布见此立刻乖乖的走到杰克旁边坐下,杰克把手中的笔放了下来,把自己桌子上的练习册放到了他的桌子上,顺口威胁道“没有下次。”

              “是!”奈布吓得开始发抖。

              “嗯,看这道题,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奈布,记得答应过我什么吧。”杰克抬眸盯着奈布。

              “记得,我一定会考上C大的!”奈布放松了下来,坚定的回答道。

              “那就开始努力吧。”杰克微笑着看着他“等我们一起考上C大的那一天,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杰克开始给奈布讲题,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岁月静好。

              一月后

              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闪着势在必得的光芒,随后奔赴自己的考场。

              第一天的考试完了后,杰克和奈布一起回到家后,杰克疲倦的抱住了奈布,奈布静静的待着他的怀里“先生……加油啊。”

              “嗯。你也是。”杰克眼中带着几丝宠溺的看着他。

              为期两天的考试结束后,奈布慢慢的走出了考场,看到了在外面等待的杰克“先生!”

              “嗯。”

               他们都没有问对方考的怎么样,在他们眼神相对的那一刻,他们就知道了。

               毫无疑问的他们都收到了C大的录取通知书。

               “奈布,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说的话吗?”杰克抱着奈布坐在床上,问道。

               “记得,所以你要给我什么惊喜?”奈布期待的看着杰克。

              杰克把奈布放到了床上,随后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掏出了戒指“我的小先生,愿意嫁给我吗?这样,你这条鱼就永远属于我了。”

             “我我’……”奈布红着脸看着杰克“愿意。”

             杰克宠溺的笑着,把戒指给他戴上,随后把奈布扑倒在床上“这下,你终于是我的了呢,小先生。”

---END

憧憬,一点要加油吖!

[星际]黄昏未明『叁』

日常排雷

  ◎BE预警

  ◎文笔渣

  ◎未来星际

  ◎星盗洋Vs上校晓

  ◎含有未知雷点

  ◎有私设

  ◎恶友,双道长友情向

  ◎会涉及曦瑶

  第二天一大早,晓星尘与宋岚两人和蓝曦臣汇了头,一起去了军营里。

  晓星尘看着已经整装完毕的士兵们,站在台子上开始进行战前演讲“帝国的战士们!我们这次要去讨伐罪恶滔天的恶友星盗团!我们一定会带着胜利回来,见我们的子民!”

  “胜利!胜利!”台下的士兵们士气高涨的喊到。

  “我们今天,还要与蓝曦臣少将一起出征。”晓星尘把在他身边站着的一个勾起嘴角脸上带着温柔笑意的男人介绍给了他们。

  “我是蓝曦臣,军衔是少将。”蓝曦臣依旧微笑着,介绍着自己。

  他这话一出,下面的战士们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原来他就是那个帝国最年轻的少将吗?没想到那么年轻……

  “星尘,我们该出发了。”宋岚从后面上来,对着晓星尘说到。

  “嗯。”晓星尘答应了一声,随后冲着台下的战士们说到“好了,战士们,现在,让我们出征吧!”

  他话音刚落,战士们便纷纷行动起来,上了战舰。晓星尘三人一起登上了主舰,随着他们一声令下,战舰向着刚刚接到报警的区域飞速驶去。

  “星尘,这次到了商船的被袭地后,就那面张扬的旗帜由我来对付金光瑶吧,我们之间的事也该有个了结了。”蓝曦臣的面色冷凝,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挣扎。

  “好的,那我和子琛就负责对付薛洋和那些海盗了。”晓星尘答应了一声,随后看向宋岚。

  “嗯。”宋岚也应和了一声。

  随后他们几人商量了一下作战计划……

  战舰不久之后就到了遇难地,晓星尘看着远处恶友星盗团张扬的旗帜“看到他们了,但是不能使用导弹,他们的船和商船靠在一起,如果发生导弹会波及商船。”

  “那就靠过去,靠在商船上,打近战。”蓝曦臣说到。

  “那,先给商船发个信号吧,他们如果可以动的话,让他们先撤入船下。”宋岚也说到。

  “嗯。”晓星尘说着向商船发了信号,很快就收到回应,“他们说,他们可以自由行动,现正在进入船下,但是,他们的船长已经被杀死了。”

  蓝曦臣皱了一下眉,“又是只杀船长吗?”

  “嗯……宋岚我们最好快点靠过去,一般他们只要杀了船长,然后搬光财宝就会走了,”晓星尘说到。

  “好。”听到晓星尘的话宋岚马上加快了速度,靠上了商船。

  于此同时,另一边……

  “小矮子……帝国的破烂军队来了。”薛洋看着靠过来的军舰,舔了一下嘴角上被溅上去的血“是那群渣渣报的警。”

  “成美……既然他们都来了,那就让他们……”金光瑶挑起了嘴角。

  “有去无回”他俩同时说到。

  他们集合了手下,进入战备状态,盯着那艘战舰的门,战舰的门缓缓的开启,金光瑶在看到那抹蓝色的身影时僵住了笑容……

  “怎么……会是他 。”

『冲撞组』我家狼整天和兔子抢萝卜吃怎么办?(修)

  我家有一只吃素的狼,叫裘克。

  原因是这样的,他是我在森林里抱回来的,他的妈妈被熊杀死了,于是我把他带回了家,但是因为当时家里没有肉(我不会承认全是我吃了的)于是拿了威廉的几根萝卜喂他,可能因为太饿了,他居然都吃下去了……第二天我买了肉回来,做熟放在了他面前,他却一口都没有吃,反而继续去啃胡萝卜,我沉默三秒,端过了肉,自己啃起来。后来就开始了每天花样投喂他蔬菜的生活,不过他似乎最喜欢的还是胡萝卜。

  还有威廉,那些胡萝卜本来是给他准备的……结果,大部分进了裘克的肚子,本来我是没有把他俩放一起的打算的万一哪天裘克兽性大发(不是)怎么办?但是,在我多番测试以后发现裘克真的不会吃肉之后就把他俩放一起了(可以少打扫一个房间,我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裘克。”我吹了声口哨叫到,随后一只巨大的狼头出现在我面前,我把他的东西都搬到了威廉的屋子里,随后带着他进去了。

  “威廉!过来,我给你带了个朋友来!”威廉嘴里叼着根胡萝卜跑了过来,用探究的目光打量着裘克,裘克也在打量着威廉,突然,裘克嚎了一声开始追威廉,威廉则迅速的朝房门跑去,我感觉不对,想要拦住裘克“他不能吃!不要追了!!”

  于是就出现了下面这样沙雕的一幕:在院子里,一只兔子叼着只胡萝卜疯狂跑着,一只二哈(不是)一边嚎一边追着,还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疯狂在后面边喊“别追了!那不是胡萝卜!”边追着狼跑。

  “不要!”我看见裘克把威廉扑倒在地,疯狂的扑上去想要阻止他,却发现……裘克把威廉的胡萝卜抢了过来,当着他的面吞了下去,顺便还耀舞扬威的嚎了两声,我尴尬的立在原地:只是因为胡萝卜吗………………

  我刚想把威廉抱起来安慰一下,突然发现他的眼睛变红了,从裘克爪子底下挣脱出来,退后几步,向他的肚子撞去。

  “嗷……”裘克发出一声哀嚎,威廉没有罢休,又使出一记扫堂腿,把裘克弄到在地上,随后又跳到了他身上,开始使劲的在他身上跳来跳去,裘克也生气了,开始反击,于是,我的院子成了他俩的战场……

  “威廉!不要动我的玫瑰!”

  “咕咕……”(网上查的,我没听我家兔子叫过)

  “裘克!把你的爪子从我的蔷薇上拿开!”

  “嗷呜---”

  一个小时以后,我终于把他们两个都关进了笼子,但是……我的花园……已经面目全非了……

  “知道错了吗?”我拿着棍子威胁着他们俩。

  “咕咕!”

  “嗷呜!”

  “咕咕--”

  “嗷呜--”

  过了一会,他俩突然不嚎了,像是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一样,还握了一下爪子,眼神诚恳的看着对方,随后一致对外向我嚎了起来。

  就这次以后,他俩突然开始分享胡萝卜(虽然只是裘克单方面讨好威廉),并且还经常可以看见威·钢铁直·廉躺在裘克的怀里……

  本来我以为他俩只是革命友谊而已,知道有一次我又听见屋子里传出惨叫,慌忙跑了出去,结果……发现裘克把威廉摁在身下……我迅速关门走人:两个小没良心的……

  

  

  动物视角

  裘克知道家里有只兔子,结果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把他们两个放在一起了……裘克看着眼前这个棕色的短毛兔嘴里的胡萝卜,感到了一阵威胁。

  ‘胡萝卜应该都是我的,一定是那个女人把我的胡萝卜给了他!’裘克想着,开始追逐威廉想让他把自己的胡萝卜换回来。
       
       威廉本来想把胡萝卜给自己裘克和他做个朋友的,但是看到这只大型二哈开始追他时,一种(求生者)的本能开始促使他逃跑,但是威廉还是没有跑过裘克,被压在了地上,嘴中的萝卜被威廉使劲的咬住,他倔强的盯着裘克,却不曾想裘克居然舔了一下威廉的嘴角,威廉惊叫一声,松开了萝卜,这个时候裘克趁机叼走萝卜,当着威廉的面吃了下去“萝卜只能属于我!”

  威廉气的快要爆炸了“去**!那是我的萝卜!”他把裘克猛揍了一顿。

  裘克醒过神来“不可能,只有我才有萝卜!”他开始反手,直到那个女人把他俩关到笼子里。

  “知道错了吗!”威廉和裘克听到那个女人说。

  “我没错!是他先抢我萝卜的!”威廉愤愤不平的说着。

  “是他先动的手!是你把我的萝卜给他才会这样的!!”裘克极力为自己辩解着。

  “不是的!那是我自己的萝卜!”威廉有些委屈的冲着裘克辩解道,两只眼睛有些发红。

  “可是那是我明天的食物。”裘克看着眼前快要哭出来的小兔子,有些慌乱的解释到。

  “可是……你吃的萝卜都是那个女人每天从我这拿走的……”小兔子更委屈了。

  “这样的嘛……”裘克有些尴尬“抱歉,因为胡萝卜太好吃了……”

  “是的,不过刚才那根胡萝卜本来就是要给你当礼物的…………还有胡萝卜真的很好吃。”威廉继续说到。

  “啊……谢谢你啦,还有,那根胡萝卜确实很好吃…………嗯……不过,你也很甜。”

  “……啊……我……”小兔子的脸开始慢慢的变红。

  “是的呢……我们以后可以做朋友吗?”我好像找到比胡萝卜还好吃的东西了呢,裘克想着把爪子伸了过去。
        “嗯!好的。”威廉把爪子放在了裘克的爪子上面。

  后来,随着彼此了解的加深,裘克越发觉得威廉可爱,于是他用一捆有999根胡萝卜的花(攒了一年),把威廉诱拐了回去。从此,房间里经常传来一只兔砸的喘息声……………………

  

  END

  

  科普一下哈,现实中兔子是不能怎么吃新鲜蔬菜的,只可以当零食吃,不然会闹肚子(我家兔子就是这样)主食是兔子饲料和提摩西草之类。

  

  

  

  

  

[星际]黄昏未明『贰』

日常排雷

  ◎BE预警

  ◎文笔渣

  ◎未来星际

  ◎星盗洋Vs上校晓

  ◎含有未知雷点

  ◎有私设

  ◎恶友,双道长友情向

  ◎会涉及曦瑶

  “上将,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晓星尘看着上将不解的问到。

  “星尘,这次……剿灭行动,曦臣也要去。”海兹上将有些为难的开了口。

  “这……上将,蓝曦臣少将,这是?”晓星尘眉宇之间染上了一抹不解之色。

  “曦臣给我说这次剿灭的星盗团首领是他的义弟,他们直接有些账要算,所以他要跟着一起去。”上将将原委缓缓的说了出来。

  “这……”晓星尘皱了一下眉。

  刚想问些什么却被海兹上将领会到了,马上说到:“陛下已经同意了。”

  “那蓝曦臣少将什么时候来?”晓星尘听到这,知道这件事已成必然。

  海兹上刚想要说些什么,突然,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报告!”

  “进来吧。”海兹上将答应了一声。

  听到回答,一个俊雅的男子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海兹上将,您好。”

  “咳,曦城,给你介绍一下。”海兹上将指着晓星尘说“这是晓星尘上校。”

  “原来你就是晓星尘吗?清风明月,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反响。”蓝曦臣微笑的说着。

  “过奖了。平日听起他们说泽芜君,都说如何青年才俊,温尔儒雅,现在一见果真如此。”晓星尘答道,也勾起唇角。

  “既然你们互相印象都不错,那我也不说什么废话了,你们回去收拾一下,明日便出发去讨伐那个罪恶滔天的星盗团!”

  “是!上将。”晓星尘和蓝曦臣一起答应到。

  “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是!”晓星尘和蓝曦臣说完便走了出去。

  “泽芜君,你这次是为了你的义弟才来的吗?你们当时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才让你如此急迫的要去?如果不方便的话,可以不说的。”晓星尘和蓝曦臣并排走在一起,晓星尘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到。

  “……唉。”蓝曦臣叹了口气“其实说出来也没什么。你应该知道金光瑶是金家私生子的传言吧?这不是传言,是真的,但是金家不认他,他的亲生父亲一脚把他从金鳞台上踹了下去,金鳞台有多高你也是知道的,当时我与大哥---聂明玦正好路过,便把他带了回去,几年来他的功力便与我们不相上下了,我与大哥也很欣慰,但是,有一天,大哥开始对金光瑶冷面相对,有时被他气的把刀都拔了出来,金光瑶一直想要讨好大哥,但是没有用,后来有一天,大哥死了,因为喝了金光瑶带给他的一碗汤,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一直逼问他,但是,还没问出来,他便走了,我此次便是要好好的问问他,到底是不是他杀了大哥。”

  “……”晓星尘面色不显但是心里已经在翻腾了:原来当年名动天下的聂中将是这么死的吗?“泽芜君,还请您节哀,抱歉戳到你的痛处了。”晓星尘充满歉意的看着他。

  “没事,我相信大哥在天堂会过的很好,现在唯独就只是想查出大哥到底是如何死的,这件事已经困扰了我好几年了……”

  “嗯,一定会查到的。”

  

………………………………………………………………

感觉自己拖了一年才更(。-`ω´-)  

『黄占』少时之梦

      ◎是@白衣祸世这个小可爱百粉的点梗吖

      ◎有私设

   ◎第一人称

 我叫伊莱·克拉克,我知道自己生来便是不同的,我们家族的人每百年就会出现一名先知,先知出生时会有役鸟相伴,成为他的眼睛。

  而我,就是这一届的先知。先知从生来便被安上了沉重的枷锁,我们享受着最好的一切,但我们自己也必须是最好的 ,儿时因为不经意间说出的灾祸成真后,身边的伙伴一个个转身离去,最后甚至连父母都因为自己的预言而遭遇不测,那时我的身边只剩下了役鸟……

  直到吾神的出现,那天,我正如往常一样坐在海边的一块巨大的礁石上,一边抚摸着役鸟一边听着海浪拍打石头时发出的轰鸣声时,役鸟突然短促的鸣叫了几声。

  “终于,还是来了吗?不过这样,不是更好吗?”我明了了它的意思以后轻笑了一声“这样,他们就不用再提心吊胆了……我也可以……长眠了呢。”

  就当我还设想着未来时,突然身后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我回头望去,看见五六个十几岁的孩子正恶狠狠的盯着我“你这个只会带来灾难的恶魔!今天我们就要把你彻底的消灭!”他们说完就向着我冲了过来,他们中的两个人拧住我的手,把我带到了礁石的边缘,我没有挣扎,也不想挣扎,因为,长眠于此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去死吧!”他们说完就把我推了下去,坠落下去的时候,我听到了役鸟短促的一声鸣叫。

  ‘我会在这里得到幸福…………’

  愿它成真,不过,在这里长眠,就是一种幸福了吧……

  我感受着耳边海浪的轰鸣与海鸟的鸣叫,一点点的坠落到了海里,我没有挣扎,任凭海水一点点涌入我的身体,慢慢的坠落下去,突然,有东西阻止了我的坠落,我感受着腰间传来的湿滑的触感,想要睁开眼睛,没有力气了,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

  ‘这是死亡的感觉吗?’我不再尝试睁开眼睛,只是静静享受着死亡带给我的快感。

  这时,有东西贴上了我的嘴唇,我感到自己身体中的力量一点点回来了,并且可以在水中呼吸了,我睁开眼,看到了吾神,他穿着一袭金色的长袍,墨黑的发丝在水中轻轻的飘荡着,红色的眼眸里盛满了冷漠,他说“吾名,哈斯塔,成为我的信徒,为我活下去吧。”

  我挣开腰上的触手,站到了海底,单膝跪下“是的,吾主。”我知道,我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从那一刻起,他便成为了我一身中不变的信仰……

  “起来吧,伊莱。”吾神说到“带吾去岸上,吾的信徒,不能被别人欺辱。”

  “是。”我回答后,我们上了岸,我把他带回了我的家里。

  “伊莱。”

  “怎么了,吾主。”

  “汝可直唤吾哈斯塔”他说到。

  “是,吾…………哈斯塔。”我看着哈斯塔,他把兜帽摘了下来。

  “带吾熟悉一下人类的生活吧。”

  “好。”我答应了一声,这时,我有听到了短促的鸣叫“役鸟。”我唤了一声。

  役鸟从窗户外飞了进来,飞到了我的肩上,叫了几声“……都死了吗……”

  “是吾做的,吾的信徒不能被别人欺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哈斯塔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温柔的感觉。

  “是。我必须去长老会,哈斯塔,要和我一起吗?”

  “嗯。”

  哈斯塔跟在了我身后,我们去到了长老会。

  “伊莱。”我感到了大长老喊我名字时压抑的怒气。

  “大长老”

  “他们……他们为什么……会”

  未等他说完“他们触怒了吾神。”

  “吾神?”大长老听到后平静了下来随后脸上有露出了隐忍不住的兴奋“神……神又回来了吗!”

  “是的,吾神降临于此。”

  “真的吗……神……回来了!”大长老脸上有些癫狂“我族不再是被神遗忘的家族了!”

  我看到如此,退了出去看着身边的哈斯塔沉默不语“……哈斯塔……吾主……我,是不是不应该把你……”我未说完,哈斯塔突然握住了我的手。

  “吾很高兴,伊莱,汝会用吾的名号护住自己了。”

  “……哈斯塔……”我感受着手心的温度“谢谢你,哈斯塔……”

  “嗯,以后要保护好自己……吾……”哈斯塔没有说完,随后转移了话题“汝还要教吾人类如何生活。”

  “嗯……”原来只是因为我可以教他人是如何生活的吗?那,是不是,不是我也可以。

  “伊莱,汝对吾来说是特别的。”哈斯塔察觉到了我心里的想法。

  ‘真的吗……原来我是特殊的吗?’

  “走吧,伊莱,我们回家”

  我听到这个词时呆立了几秒‘家吗’

  “好。”

  ……就这样,我不再是一个人了……不过,吾神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哈斯塔……那是牙膏,不能用来洗脸……”我看着拿起牙膏往脸上抹的哈斯塔,无奈的拿起毛巾打湿想把他脸上的牙膏擦下来。

  “是吗?”哈斯塔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怨不得吾感觉脸上好凉。”

  “……”我拿起毛巾把他脸上的牙膏细细的擦了下来。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教吾主做饭时,整个厨房炸了,活着把把玫瑰放在海水里养…………

  就这样我们过了一月,长老会突然派人来了“伊莱!你欺骗了我们!”大长老脸上充满了怒气“神没有回来!”

  哈斯塔听到后皱了眉想要说些什么,我微微摇了摇头,跟着大长老出去了,他们拿刀架起了我,到了祭坛上。

  “伊莱·克拉克,公然弃自己的家族于不顾,他欺骗了我们,神没有回来,就是因为他把魔鬼带了了我们家族,他带回身边那个黑发红瞳的男子就是,我们已经派人去清剿他了!现在,我们要把他作为祭品献给神,神一定会回到我们身边,再次庇护我族!”大长老癫狂的说到,而底下的人们也是一脸的癫狂。

  “杀死他!让神的光辉重新照耀我族!”他们大吼着。

  神应该不会有事吧,我静静的看着祭坛下的人们,他们对神迹的推崇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我并不担心自己会死,我揉了一把役鸟,看着它发出啾啾的撒娇声“你也不担心吧,看来,我真的会得到幸福呢。”

  “啾!”役鸟突然尖利的鸣叫了一声,我警觉的想走开,却依旧被一把利刃刺穿了身体。

  “伊莱!”我听到了哈斯塔的声音。

  “吾主……”我倒在地上艰难的睁开眼想要看他。

  他冲上了祭坛抱起我来,我感受到一股力量正在修复着我的伤口“尔等渣宰,竟敢动吾的人。”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海面掀起了巨浪,我知道他这回真的生气了,他抱着我站在海浪之上 静静的看着这个镇子被淹没“伊莱……”

  “吾主,我这次……”我还没有说完,突然感受到他正在微微的颤抖。

  “伊莱,我这次真的很害怕,你差点……差点就死了,知道吗?”

  “吾主…………”

  “伊莱,我们去别的地方吧,我带你到处看看。”哈斯塔说。

  “好。”

  “伊莱,还记得你小时候和一个小小的章鱼生活过吗?那是我,那次不小心打赌打输了,于是就要变回幼时形态,不小心被捉了上岸,伊莱 。”

  “那是……哈斯塔吗?”我仔细回忆着,想起了那只和我生活了一月多的小章鱼,那是我童年唯一美好的记忆,但是……

  “为什么那个时候离开了?”我又想起了那个时候,每次被排挤欺负之后回到家中,只要看到他,内心就会平静下来,心中的阴郁也会一扫而光,但是,在我一次被打的遍体鳞伤后回家想要见他时,他失踪了……当时我的感觉到自己每天唯一让自己感到温暖的事物没了,感觉天都塌了……

  “抱歉,伊莱,当时我恢复形态的唯一方式就是回到海的深处。”哈斯塔抱紧了我。“伊莱,我们去到处旅行吧,去到处看看。”

  “嗯!”我看着哈斯塔,他笑了。

  “伊莱,吾心悦你。”

  “我也是,吾主。”


  

---------------------------------END------------------------------------